鄭裕彤病重

鄭裕彤病重 - 鄭裕彤病重 新世界系受考驗 早部署人脈關係 李源潮曾受惠培訓


87 歲的新世界發展(0017)創辦人鄭裕彤(彤叔)入住養和醫院深切治療部(ICU),新世界發展執行董事陳觀展昨日表示集團營運並無受到影 響,他暫時未有 探望彤叔。有地產股分析員認為,新世界股價短線難免會有沽壓。但彤叔早已部署好內地人脈關係,例如有望躋身政治局常委的李源潮,原來早年也曾 受過新世界資 助到美國哈佛培訓。


鄭裕彤病重

鄭裕彤病重






消 息指鄭裕彤上周因為中風而入住養和醫院,院方並安排他入住深切治療部,顯示病况嚴重,有消息指,除彤叔的家人外,其他外人暫時亦謝絕探訪。彤 叔的長子、新 世界發展主席鄭家純昨天早上有繼續到養和探彤叔。新世界發展執行董事及聯席總經理陳觀展昨日出席單車比賽活動時,回應彤叔入院一事:「純官 (鄭家純)前幾 日已回應過,彤叔目前仍在醫院留院,好多謝大家關心,情况不是太清楚,大家都希望他早日出院,有甚麼消息,一定會通知大家。」他又說集團運作 沒有受到影 響。


資產優質 對業務未構即時影響


上星期傳出彤叔入院消息後,新世界系股份一 度受壓。至上周五收市後,再傳出彤叔入住深切治療部的消息。一名外資行地產股分析員指出,新世界今年以來累積升幅達80%,冠絕恒指成分股, 彤叔病重的消 息短期內可能會構成沽壓。但由於彤叔已做好接班部署,加上集團資產優質,彤叔病重對集團業務不會有即時影響。「新世界系的管理層質素一向欠理 想,第三代亦 未成熟,但公司資產佳,要轉差,亦會是很長期的事。」



鄭裕彤家族的生意經


鄭裕彤出身貧寒,在家鄉讀到小學畢業後,就到父親的朋友周至元的金舖當學徒。他從掃地、抹灰、洗廁所的雜役工開始其富豪之路……


   曾名列香港富豪榜第三位的鄭裕彤集「珠寶大王」、「地産大鱷」、「酒店巨子」等頭銜于一身,是香港金行龍頭老大周大福的掌門人。 上世紀50年代,他涉足地産,斬獲頗豐。他興建、收購、管理的酒店有百餘家之多,形成一個環球酒店王國。在商界,他因敢作敢為,決策大膽,被稱為「鯊膽大 亨」。


巨富之路學徒始 自古英雄出寒門


  1925年8月26日,鄭裕彤出生於廣東順德一戶貧寒家庭。父親鄭敬詒是廣州綢緞莊的夥計。店夥計中,有一個名叫周至元的大夥計,稍長 鄭敬詒幾歲。兩人情如手足,患難成至交。巧的是,兩人的妻子幾乎同時「有喜」,遂「指腹為婚」。


   鄭裕彤「夫妻」出生幾年後,周舉家遷往澳門,與另一位周姓朋友開了一家金舖。金舖投資額較大,據説周至元是靠「炒市面」賺得合夥開業的第一 桶金的。所謂 「炒市面」,即炒金炒銀炒貨幣,猶如今日炒股,「一夜暴富,一朝破産」司空見慣。也正是因為「炒市面」,他與廣州的金舖交往頻繁,由此而熟悉 金舖的經營, 並起唸經營金舖。周至元在澳門開的金舖取名叫「周大福」。


  鄭敬詒自身不得志,便把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,省吃儉用 送兒子上當地的小學。殊不知鄭裕彤不是求學的料子,未顯出特別的聰穎之處。1940年,日軍攻佔中山縣石岐,整個珠江三角洲西部落入日軍的魔 爪。這一年, 鄭裕彤剛好小學畢業。鄭敬詒去澳門徵得周至元同意,將兒子送到周大福金舖做學徒。於是,15歲的鄭裕彤開始了由雜役幹起的學徒生涯。


眼光獨到拉客仔 行街看鋪偷學藝


  初來周大福金舖,鄭裕彤未受到任何特別關照。他從雜役幹起,每日早早趕到金舖,掃地、抹灰、倒痰盂、洗廁所。等弄停當,大夥計才姍姍來 遲,開鋪門做生意。


  客戶進進出出,夥計小心翼翼、笑容可掬侍奉。鄭裕彤做大夥計的下手,還兼做跑街,替賬房送賬單票據。店舖賣光存貨,他又得跑工場貨倉取 貨,工作兢兢業業,不敢懈怠。


   一日,周至元派鄭裕彤去碼頭接一位香港親戚。碼頭熱鬧非凡,不時有海船自香港及東南亞航抵澳門。一位南洋僑商上碼頭後,向人打聽上哪兒兌換 港幣。鄭裕彤 靈機一動,即趨前搭訕,説周大福金舖可兌換,價格最公道。鄭裕彤把這位僑商帶進周大福,又趕回碼頭接香港來的東家親戚。


   鄭裕彤的這一「創舉」得到周至元的肯定。鄭裕彤繼而想,外來客初來乍到,兌換港幣是他們急需解決又難於解決的問題,將他們帶到周大福來,既 幫助了他們, 又為周大福帶來生意,何樂而不為?鄭裕彤與周至元談了自己的想法,周至元則派鄭裕彤繼續去碼頭拉客。鄭裕彤拉客,既膽怯,又笨嘴笨舌。不過這 樣反倒成為他 的優點,給人誠實可靠的印象——而外來難民人地生疏,最怕被人坑蒙拐騙。


  周至元越發覺得未來的女婿是塊做生意的料子。鄭裕彤稔熟金舖的全盤業務,3年學徒期未滿就榮升為金舖掌管,負責鋪面的日常經營。


分行選址心獨到 炒金狂潮穩行船


  1946年6月,鄭裕彤隨岳丈周至元到港發展,周大福分行設在皇后大道。鋪位租賃後,周至元即回澳門總行,分行業務交鄭裕彤與一位老夥 計打理。


   分行選址,顯示出周至元獨到的目光。皇后大道在全港最繁華的中環,大銀行、大商行林立,與皇后大道毗鄰的是半山區和山頂區,住戶非富即貴, 被稱為香港富 人的天堂。鋪位租金昂貴,但高昂的租金後面是巨大的人流及高消費水平。鋪位選得好,只能算成功了一半。另一半須管理者精心經營,這副重擔落在 鄭裕彤與老夥 計兩人肩上。


  1994年,鄭裕彤接受《資本》雜誌採訪時回憶道:「記得戰後,我來到香港,在周大福金行負責內部 事務的工作,我每天總是只有5小時留在鋪內。別人都説我躲懶,其實我只是奇怪鄰店的生意這麼好,假借去閒聊一兩句,看看他們有何突出之處,為 什麼他們的生 意總是比我們的好。至於生意不好的店舖,我也會去觀察、探問一下,看看他們為何門前冷落。」


  鄭裕彤漸漸成為分行 的實際主持人,「將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」,分行的重大事務,基本由鄭裕彤一人決策。鄭裕彤如此受器重,並且「膽大妄為」,原因不言而喻:他是 老闆的女婿, 更重要的他是個出色的經營者。只有像鄭裕彤這樣的經營者才知忙碌的滋味。在澳門,有人説他偷懶;到香港,又有人這樣説。鄭裕彤對那段忙碌的日 子記憶猶新。 他回憶道:「那時候,我一早起來,直到晚上12點鐘才收工。和平之後,生意轉好,但資金週轉並不充裕,要整日‘度橋’(想辦法),也要管理工 場,甚至親自 説服工人晚上加班。」


獨掌大旗反傳統 銳意創新九九金


  1956年,鄭裕彤到港發展已屆10年。經過鄭裕彤的銳意進取、苦心經營,周大福的規模擴大了許多,先後在九龍旅遊區和銅鑼灣商業區增 設分行。


  周至元由坐鎮澳門總行改為坐鎮香港,最早一間分行升格為總行。周至元只主持重大事務決策,日常經營全部交女婿打理。


  這一年,周大福另一位周姓股東年事已高,便把所持股份讓予鄭裕彤,頤享天年。至此,周大福實際上已經是鄭裕彤獨掌大旗。


  1960年,鄭裕彤突破古老金舖的資本結構模式,邀集一班舊同事組建周大福珠寶有限公司。這是香港金飾珠寶行業最早的有限公司機構。


  對於能幹而又忠誠的職員,鄭裕彤就像對待兄弟那樣配給他們股份,以增強他們的歸屬感,齊心協力為周大福效力。


   周大福改組為有限公司,適逢其時,資本金大大擴充,還獲得恒生銀行董事局主席何善衡的貸款保證。那時的銀行業,英資銀行處於壟斷地位,匯 豐、渣打、有利 等銀行只貸款給洋行及少數華資大公司。恒生銀行專做華資公司的業務,它物色經營狀況良好、有潛質的華資公司為貸款對象,周大福便是其中之一。 周大福總行設 在中環皇后大道的華人行裏,分行則設在香港九龍、銅鑼灣、灣仔及澳門等地,共有11家之多。


  各分行不像老式金舖的分店,只要招牌幌子同一名稱即可。周大福的總行分行,採取現代連鎖店的形式,不光是名稱統一,門面、鋪位、裝修、 擺設、款式、價碼以及店員的衣飾服務等,都要統一。


  鄭裕彤求新,引起同業巨大反響及震動的,是他首創的「九九九九金」。


   鄭裕彤説:首創鑄造九九九九足金,當時也是被(本公司)各間分行的經理所反對,他們認為市面出售的只是九九(二條九)金,有些金的成色甚至 僅有七八成, 要是周大福鑄造足金的話,成本一定會高出幾十萬。「但我充滿信心,就把這幾十萬當作廣告費。過了兩年,果然不用做宣傳,抵押店一見周大福鑄造 的金,也自動 提高抵押的價錢。還有就是周大福鑄造的金,連行家都爭相取貨。」


  「九九九九金」的成功,既為周大福帶來豐厚的盈利,更為它帶來良好的信譽。


  鄭裕彤的生意經可謂頭頭是道、字字珠璣。由金舖而改建為有限公司,突破家族模式,迅速擴大經營規模;同時又在增加公司凝聚力上下功夫, 將公司辦成一個大家庭,這就是鄭裕彤的過人之處。


進軍地産呈豪情 人棄我取心態佳


  鄭裕彤敬業一生,最大興趣有二:一是珠寶;另一便是地産業。


  早在上世紀50年代,鄭裕彤便開始地産生意。但屬小打小鬧,並不為人所知,至1965年方漸漸擴大。1970年,他與何善衡、郭得勝等 人組成「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」,全面向地産業進軍。


  鄭裕彤得意之作當屬購建碧瑤灣和新世界。先前是荒山野嶺的碧瑤灣,在鄭裕彤的開拓下,如今已出落得靈靈大方,成了港島依山傍海的高級住 宅區。


  1970年,經朋友介紹,鄭裕彤以1.31億港元向「太古洋行」購入光東「藍煙囪」舊址,相繼興建了新世界中心酒店、購物商場麗晶酒 店。這幢美輪美奐的歐式建築,現已成為新世界集團的標誌。


   「我很多時候都愛到那裏視察,獨自逗留好久才離去。因為將來竣工後,這個發展中的地盤擁有兩間酒店、幾萬平方英尺購物中心、幾千個商業單 位……單是收 租,已有很大盈利;這個建築計劃雖然花了我不少心力,但頗有紀念性。「鄭裕彤在1973年接受香港《南北極》雜誌記者採訪時所説的這段話,將 其對「新世界 中心」的寵愛之情流露無遺。


  如何用小資金控制大資産,是資本家同一的夢;而將公司上市,無疑是圓夢的最佳途徑。 1972年,香港正逢開埠以來的最大牛市,新世界趁機上市,盈利可觀。同年11月,新世界瞅準機會,以每股面值1元、認購價2元,集資1.6 億港元,幸運 地避過1973年股災的後地産危機。


  1982年10月,身為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的鄭裕彤,又以私人名義另組一家公司,用3億多港元購入13%的澳門旅遊娛樂有限 公司股權。適值香港地産物業大跌,前途令人困擾。鄭裕彤此舉,顯示其無懼「信心危機」。


  兩年後,鄭裕彤投得灣仔的香港會議及展覽中心的承建工程,名噪一時。


  隨後,鄭裕彤為首的一個財團又以7000萬加元現金收購了一家加拿大石油公司41%的股權。同時進軍美國,購入華美達酒店網,並將酒店 管理擴展至廣州、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西安等地。


  1983年,香港航運業正值低潮,鄭裕彤「人棄我取」,出資2000萬美金,購入香島船務60%股權,一時大虧。眾人不解鄭自解:


  「投資很難從最低點時購入,最高點時放出……總之,所有行業的興衰都是週而复始地進行,低潮時購入,總不會錯到哪。」


  80年代末期香港航運業復蘇,顯示其言不虛。


  1990年1月,港股因「信心危機」,低至於2800點。鄭裕彤再現英雄本色,通過傳媒「教唆」有百萬身家的小富翁用全部資金購股票以 發大財。結果,恒生指數在7月間衝越3500點,聽鄭裕彤「人棄我取」哲學者,大有斬獲。


  鄭裕彤係投資高手,卻也有失手時刻。1982年,香港銀團因政治氣氛陷入低潮,不肯貸款18.2億港元與新世界集團補地價,鄭裕彤無奈 只好放棄金鐘的二段發展。


  很長一段時間,港人包括傳媒為鄭裕彤在香港富豪榜上的確切位置頗費了些口舌,鄭裕彤本人不以為然:


  「大哥三怎麼樣,大哥四又如何?……財富多了這麼過,少也這麼過。只要是夠子女讀書,夠家中大小兩餐,足矣。你今天許諾將整個匯豐銀行 給我,又有什麼用呢?得個‘看’罷了。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lshow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