屎渠活魚
屎渠活魚

屎渠活魚


屎渠活魚:屎渠活魚 桌上鮮


屎渠活魚
屎渠活魚

屎渠活魚 上水石湖新村附近有一條約寬一米多的排水 屎渠 直通梧桐河, 屎渠 水閘附近有很多 活魚 游弋,汽水罐、發泡膠、洗潔精樽以至死魚等或被遺棄在岸邊、或於水中載浮載沉,油污及排泄物沉積亦隨處可見,甚至有一頭狗屍浸在較上游的水中,離南亞屎渠活魚捉魚幫捕魚位置僅約 50米,無怪整條 屎渠 的水都呈暗黑色,傳出陣陣惡臭。


屎渠活魚:南亞裔男子不定時間到來 屎渠 捕魚


記者於上月 22日下午 3時多前往埋伏監視,發現兩名南亞裔男子帶了數個紅白藍尼龍袋,拿齊魚網、小刀等工具到 屎渠活魚。據附近村民稱,兩人出現了一年多,會不分日夜、不定時間到來 屎渠 捕魚,每隔數日便來一次。

屎渠活魚
屎渠活魚

屎渠活魚:屎渠活魚 即捕即劏送往油麻地


據記者觀察,兩人捕屎渠活魚手法熟練,最初各站在水渠兩側放下魚網,未幾即捉到滿滿的一網屎渠活魚,全部是近一呎長的屎渠活魚鯽魚。每網到一批 屎渠活魚 後,兩人便會合力把屎渠活魚抬到一旁暗角劏魚去鱗,再逐批用魚網載着放到水渠過水一次,才把屎渠活魚倒進三個大尼龍袋中,用手拉車帶走,估計屎渠活魚共有百多斤。臨離開前,他們用渠水清洗劏屎渠活魚現場及工具,前後共花約一個多小時。記者目擊兩人將屎渠活魚運到石湖新村一個棄置養魚場棚屋內,然後前後腳帶着 屎渠活魚 踏單車離開。

屎渠活魚
屎渠活魚

屎渠活魚:屎渠活魚 炸鯽魚


數日後,記者再到水渠監視,更自備單車跟蹤,兩人捕魚後到上水港鐵站乘東鐵,其中一人於大埔墟站下車後擺脫記者,另一人則坐到紅磡站,輾轉步行至油麻地西貢街一間菲律賓餐廳。男子與店員合力把 屎渠活魚 抬進店內廚房,從店員手上收取 200元報酬後離開。記者發現,該店餐牌上其中一款菜式,正是炸鯽魚。

屎渠活魚
屎渠活魚

屎渠活魚:屎渠活魚 「香炸鯽魚」


本月 13日記者到該餐廳,向菲籍負責人 Noel表明希望介紹魚類菜式, Noel隨即用英文介紹 Tilapia,並在店外指着「香炸鯽魚」的照片、表示一條賣 85元,記者遂點了一條 屎渠活魚

屎渠活魚:屎渠活魚 來源地毫不知情


菲律賓餐廳負責人 Noel表示對 屎渠活魚 來源地毫不知情。
約 15分鐘後香炸鯽魚上桌,近一呎長,與南亞漢在坑渠捕獲的屎渠活魚鯽魚大小相同。該條香炸鯽魚香氣撲鼻,魚身金黃,令人垂涎,但記者回想起捕屎渠活魚的環境就感倒胃,最後都沒起筷吃 屎渠活魚

記者隨即向 Noel詢問鯽魚來源,起初他堅稱是從街市購得,但其後記者拿出兩名南亞屎渠活魚捉魚幫在 屎渠 捕魚的相片與他對質時, Noel即辯稱自己甚麼也不知道,說:「入貨是由哥哥負責,我甚麼都不知道。」

屎渠活魚:屎渠活魚 相關影片


屎渠活魚
屎渠活魚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lshow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